快捷搜索:

在召唤阵中坚持了一天一夜的云戚在最后一名士

 这一战,将所有人的体力和精力都完全透支,进入日不落的第一支队伍在踏入城门的瞬间倒下了一大片。
 
    在城外,他们可以不顾一切,无限的压榨自己最后的力量与魔族对抗,可是当他们踏入熟悉的日不落,全身的骨头就像是散架一样,酸痛的让人瞬间陷入昏厥,严重体力透支的情况,出现在所有身上。
 
    沈炎萧站在城门口,一身白衣已经被鲜血彻底浸透,她看着在火炮掩护下不断退回城中的大军。
 
    人类的体质和魔族无法相比,魔族的体力仅次于龙族,就算再打上三天三夜也不会觉得疲惫,可是联盟军里大多数都是人类,在这样高强度的战斗中,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持续长期的战斗。
 
 第2704章 逝去的生命(1)
 
    修已经察觉到联盟军的疲惫,再持续下去,联盟军将被魔族击溃。
 
    所以他在关键时刻做出了战略撤退的决定,将抵御魔族的重任,交给了日不落的防护盾。
 
    他们不可能永远的躲在日不落,魔族总有一天会将防护盾击破,若是那时候再战,荒芜之地将再无周旋的余地。
 
    以消耗战为基础,不断消耗魔族的兵力,再通过战斗将魔族进一步的消耗,联盟军需要休息的时候,就是考验日不落防御护盾的时刻了。
 
    魔族还想追击,却被日不落的防御护盾挡在了外面。
 
    联盟军全数撤回日不落,整个日不落上上下下被联盟军挤满,所有伤员被转移到地下城疗伤。
 
    暗夜领主幻化了自己的身形,变得和普通魔兽没什么差别,这才进入了城内,而熔岩领主,则在大军全数退入城后,突然间消失。
 
    沈炎萧立刻安排战斗人员休息,所有后勤人员负责提供食物和水。
 
    “那两只幻兽是怎么来的?若是没有它们的话,我们估计撑不到朱雀他们回来了。”杜浪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这一天的时间,却让他感觉比一年还要漫长,每时每刻都有兄弟倒下,牺牲的战友数量根本无法统计。
 
    损失最为惨重的就是魔兽军团,在朱雀他们拉来救兵之前,日不落的魔兽军团里没有任何一只神级魔兽,以至于被妖兽大军大肆屠杀。
 
    若不是中途,两只领主级幻兽的加入,只怕魔兽的战场已经全线崩盘。
 
    沈炎萧摇了摇头,没有说什么,她在寻找云戚和南宫萌萌的身影,整个光明大陆,拥有召唤幻术能力的召唤师,就只有云戚和南宫萌萌这两个人,那两只领主级幻兽很有可能是他们召唤出来的,不安一直都徘徊在沈炎萧的心头。
 
    以云戚和南宫萌萌的实力,召唤出领主级幻兽的可能性太低,可是除了他们,她已经找不到其他人选了。
 
    终于,沈炎萧在人群之中找到了叶青。
 
    “老师,云戚老师和萌萌在哪?”沈炎萧问道。
 
    叶青看到沈炎萧,微微一愣,他转过头,不再看沈炎萧,只是闷声指导着药剂师公会的成员处理伤员。
 
    叶青的态度让沈炎萧心中的不安无限扩大,她还想要追问,可是一脸焦急的九叔已经匆匆赶来。
 
    “领主,修大人找你。”
 
    沈炎萧咬了咬牙,看了一眼叶青之后,立刻跟着九叔离开。
 
    叶青站在原地,看着沈炎萧离去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人群之中,他底下人头,低垂的眼眸隐隐有些湿润。
 
    云戚啊,咱们的学生真的是这世上最优秀的孩子。
 
    你若是看到她这样,你一定很为她高兴吧。
 
    大军撤退入城,城内,在召唤阵中坚持了一天一夜的云戚在最后一名士兵入城之后,再也无力支撑,彻底与这个世界诀别,倒在血泊之中的他,至死,脸上都带着欣慰的笑容。
 
    收沈炎萧为徒,是他这一生最大的骄傲。
 
    他不悔。,年轻的时候,浑浑噩噩,做出了不少糊涂事。作为男人,我无法保护自己的妻子,作为父亲,我无法保护自己的儿子,作为术士,我无法死守信念,我做了太多的错事,这一生都没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唯一让我觉得骄傲的,就是在圣罗兰学院里找到了这么一个小徒弟,是她让我看到了术士重新崛起的希望。说来挺可笑的,她口口声声喊我老师,可是我却真的觉得我不配做她老师,除了早几年交过她一些术士入门的基础之外,我没有任何可以教她的东西。”
 
    “可是呢,这小丫头,却很固执,固执的可恨,也固执的可爱,为我找药剂,把我接到这日不落里享清福,当着所有人的面,对我这么一个实力平平的老头子恭恭敬敬,从来不隐瞒我是她老师的事情。我自己的妻儿因为我,早死,本以为要古老终生,却没想到临到头,还能沾这小丫头的光,当了什么术士公会的会长,过这么舒坦的日子,顶着荒芜之地领主老师的名头享清福。叶青,我和你不同,我是跌到过地狱的人,从来没爬起来过,我的实力很普通,真的很普通……我就想啊,学生有难了,我这个做老师的不能不帮,我这把老骨头,总还是能有点用,就算为她多拖延点时间也是好的。”
 
    叶青的脑海里,不断的响起云戚在开战前那一晚所说的话。
 
    那一晚,他们这两位沈炎萧的老师,坐在他的书房里,点着灯,喝着酒。
 
    他清楚地记得,云戚在酒后笑着说了那么多的话,清楚的记得,在最后他趴在桌子上泣不成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