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则是带着一丝旁人看不清楚的得意一个轻轻的侧

 可能这娘子对他瞬间的,就是半分的兴趣也无了。
 
    这下可倒好了,顾峥那避之不及的模样,冷冰冰的态度,直接就射中了严蕊那小心和小肝,她的心是打死也不打算放了。
 
    于是严蕊坚持不懈的继续说道:“那这位差爷,您忙完了再回我这里可好?”
 
    “省的你的兄弟,来回奔波了。那青云坊间也没有什么可吃的,差爷要是下工了,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吃到最好的酒了。”
 
    “就是,就是!”
 
    “顾峥你既然要去忙的话,那就赶紧去了,哥哥我在这里谢谢你了,等明日,我们再替你多担待一些。”
 
    “别忘记了,收完了就回这里碰头啊!”
 
    一起回衙门交差,这才是他们两个人的目的。
 
    顾峥只想赶紧离开,喏了一声,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这让严蕊又一次执着帕子,倒抽了几口冷气,才将自己稳了下来。
 
    只有离远了的顾峥,才觉得死里逃生。
 
    也不知道这襄阳城中的人是怎么想的,一个女妓就有这么大的魅力?
 
    这可是府台大人的追捧的人啊,你们对此趋之若鹜我可以理解,但是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胆子,去睡上官受用过的女人了呢?
 
    到底自己是现代人的思想,怎么想,都觉得无比的别扭。
 
    这个世界中的互换爱妾,互赠女人的风气,顾峥受不了。
 
    所以待他做完了本职工作,让身后的府衙的仆役将银钱统一的封在了一个大箱中,存好,开始返程的时候,他的那双脚,怎么都不想踏进醉眠楼那一亩三分地的里边。
 
    但是他的两个刚刚认识的同事,却是在这里边吃茶,要是不进去自己就回衙门交差,这二位一定以为他是只顾得抢功表现自己的阴险小人呢。
 
    职场上的规矩还是要守,但是还没等他想明白了呢,那门旁招呼客人的茶壶,却是朝着他点头哈腰了起来。
 
    “哎呦,这位就是顾爷吧?里边请,您的兄弟都在里边等您半天了。”
 
    这谎话说的,他们那两个人,估计早就不亦乐乎了吧?
 
    哪里顾得到他?
 
    但是顾峥还是笑着朝对方一点头:“那就前面领路吧。”
 
    一行人脚下不停,直接奔着宴客小厅而去。
 
    大中午的,没人那么饥渴来醉眠楼里寻姑娘,这偌大的楼子中,自然是空空荡荡的。
 
    但是只有一个房间里,传来了丝竹管乐的声音,看来,这就是老付两个人所在的地方了。
 
    茶壶将人引到,门口侍应的小厮,就将厅门给打了开来。
 
    只见一张孤零零的桌子上,两个人正有滋有味的喝着酒水。
 
    正对面的矮台子上,几个乐师在演奏时下最流行的小调,并没有姑娘们的脂粉味充斥其中,也没有任何暴露的肉欲,在这个厅中出现。
 
    这般清雅小酌,带了许多文人喜爱的风雅,也让顾峥的内心松了一口气。
 
    然后他也不打算坐下,对着那两个人直接开口道:“我说付头,钱都收好了,咱么回衙门交差吧?”
 
    顾铮这话还没说完呢,他身后呼啦啦的,出现了一大堆的人。
 
    是严蕊携带着莹儿,还有平日中给她吹拉弹唱配乐配舞的附庸,齐刷刷的就站在了顾峥的身后。
 
    在她的带领下,大家朝着他盈盈一拜,就开启了挽留的模式。
 
    “听说顾差爷回返,特来拜会。”
 
    “蕊卿在这里奉上一段新习得的小令,演奏给诸位差爷听,以表我的谢意。”
 
    还不等顾峥的推辞,这严蕊就步步紧逼,竟是当着众人的面越凑越近,顾峥只得步步后退,正好就一屁股的坐在了几个人为他留出来的空座位之上。
 
    而达成了自己目的的严蕊,则是带着一丝旁人看不清楚的得意,一个轻轻的侧身,竟是片衣也没有沾到顾峥的身上,就径直的朝着表演用的矮台子而去。
 
    待严蕊坐定,众人的心神都放在了她会有何惊艳的表现的时候,那门外总管招待的妈妈,却有些心慌的就了闯进来。
 
    在严蕊的耳边急急的说了两句,又退了出来。
 
    听完了妈妈的话语,严蕊的脸上就是一白,瞬间就又恢复了原貌,让不仔细观察的人,压根就看不出来。
 
    但是她转向台下的时候,脸色却带上了几分凄苦:“诸位差爷,向来今天的这首曲子,大家是只能改日再听了。”
 
    “怎么?出了什么事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