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以燕捕头在内的一群老人们就变成了变相被监视

 “诸位官爷不知也是应该的,唐大人相应朝廷的调令,去分管今年湖广一带的水患赈灾事宜了。”
 
    “因为事出紧急,所以走的也是匆忙。”
 
    “诸位差爷还是赶紧回衙门听调,以免被上官寻人不得,挨了训斥了吧。”
 
    一听是这种消息,三个台下的人都齐刷刷的站了起来,拱手告辞,走的是干脆利落。
 
    须臾的功夫,这小厅内,只剩下了孤零零的有些可怜的严蕊。
 
    她旁边的莹儿有些担心,上前询问到:“小姐,唐大人这般走得匆忙,竟是在前夕才来通知。”
 
    “不知道是调令,还是…”
 
    后边的话说的不清楚,但是严蕊明白其中的意思。
 
    是贬值?是变相的流放,这些都有可能。
 
    作为一个依附于唐大人身下的女人,自己的身家性命,都是对方给救出来的。
 
    可以说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再大难当头的现在,还惦念着自己的,光凭着这一点,她严蕊也是感恩的。
 
    所以她打断了身旁莹儿的话,将手指轻轻的抚在了琴上,挑拨起琴弦,发出叮叮咚咚的声音,在这几个无意义的音符中,缓缓的安排到:“你现在就让下边的人帮我打听。”
 
    “接替唐大人官职的人是谁,脾气秉性,家中人口,年龄经历,一样都不能少。”
 
    “毕竟故人离开了,在这城中讨生活的我们,还是要继续过日子的。”
 
    “是,小姐,我这就去办。”
 
    莹儿退下去的很快,这事情闹的突然,让严蕊都没有了占猛男便宜的想法了。
 
    只希望打听出来的消息是好的,别出什么大事就成。
 
    严蕊这边徒留担心,回到了衙门的顾峥,却是看到了所有在街面上的捕快都集合到了一起。
 
    原来,唐大人的离开,基本上等同于是被押解回京的一般。
 
    这里边涉及到了前几年的赈灾的事情,涉及到大笔的欠款的去向,已经不单单是小小的贪腐,就能够解释的清楚了。
 
    至于继任者?
 
    随着朝廷来人的,还有被派过来接管襄阳城的新任的府台,姓朱,名曦,是前几年的第五榜的同进士,也是在别的州县从主簿这个级别,慢慢做起来的实干家了。
 
    据消息灵通的人透露,这位和他们的唐大人的为人处世的风格是截然不同。
 
    颇有些严于律己的风格。
 
    而且最主要的,朱曦和唐仲友的学派理念是截然相反的,唐仲友曾经在朝堂上是极其反对朱曦的儒家理学的那一套的。
 
    在肆意风流的唐仲友的眼中,朱曦那就是假道学的代表。
 
    而在严肃自律的朱曦的眼中,唐仲友就是典型的斯文败类。
 
    两个互相看不过眼的人,现如今一个得势,一个失势。
 
    前一个人直接被变迁出官,而另外一个刚结束了给宁宗的讲学,满是信任的被派到了襄阳城内。
 
    那这城里的天,还真的是被翻了个了。
 
    待到顾峥了解到了新上任的上官的名声之后,却是更加的确认了一件事。
 
    那就是尽忠职守,兢兢业业,像是他这样的新人,自然就不会被为难的。
 
    果不其然,忐忑不安的散工回家的差役们,在第二天上工了之后,就开始异常的忙碌了起来。
 
    因为新来的襄阳府台朱曦,大手一挥,竟是将这一期有老差役担保可行的外聘差役,都从试用期转正了。
 
    而他们的作用也只有一个。
 
    抓人。
 
    抓于唐仲友案中所有有关联的人物,在这襄阳城中,大大小小的为唐仲友提供过便利,金钱,乃至于服务的所有的人。
 
 373 皇城司的抓捕
 
    而这一长串的抓捕名单,就需要他们这些新人们冲锋在前了。
 
    因为朱大人不知道,这老差役中有多少人是唐仲友的眼线,或者根本就是他们的一丘之貉。
 
    这一下,以燕捕头在内的一群老人们,就变成了变相被监视起来的状态,外出办事的,只能是顾峥这样的屁都不懂的新人了。
 
    这些人带着长长地名单,还有对于自己工作的未知的迷茫,拿着手中刚配起来的腰刀,就这样奔着襄阳城的各个方向而去。
 
    待到这衙门内再次的安静了下来了之后,在朱曦的身后,就站出来了一个身着玄色衣袍的人,带着一丝阴柔之气,就开了口。
 
    “朱大人,这样行吗?咱们初来乍到,这襄阳府内的一亩三分地都没有握在手中,就先急着抓人。”
 
    “就不怕造成这襄阳城内的人心不稳?”
 
    听了这话朱曦半分慌乱也无,他只是抖了一下手中的名单,和身后的人说道:“赵刺探不必担心。”
 
    “现在正是抓捕的最好的时机。”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