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瞅着自己粗大的双手探过去两根手指就将那个取

   “他那时候就长成了,到时候又是一个几十年,而咱们的那个铺子,说不得在我们兄弟的手中,能给做的更大不是?”
 
    “就算是您的儿子,孙子辈儿的,攥着咱们的产业,也可以长长久久的维持下去了啊。”
 
    这话说的,着实有道理啊。
 
    这何水墨的脸,立刻就阴转了晴,他摸着自己短须峥嵘的下巴,仔仔细细的端量了现如今顾峥的身型。
 
    那是手臂粗壮,上躯伟岸,一身腱子肉,将粗麻短打撑的是鼓鼓囊囊,着实是一副打铁的好身板。
 
    再瞅瞅顾峥那一派清明的表情,以及真挚无比的眼神,这何水墨原本的心思就转了三转,到底是被顾峥给说的意动了。
 
    看到对方的表情,顾峥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他又给何水墨下了一个狠招,开口就说道了对方最关心的点子上。
 
 
   
 
    正好,现在的顾峥也要为陈三宝多铺上一层褥子,顺带手的就能将这一张榻给检查个仔细了。
 
    说干就干的顾峥也没客气,站起身来就顺着床边往当中央摸了过去。
 
    你别说,他手顺着铺的被面底下这么一摸,还真就被他给摸出了几分的门道。
 
    这床榻的边沿儿处它不平整,仿佛有一个特意凹陷下去的细缝,那细缝也不大就指甲盖儿一般厚,就仿佛哪个手工粗糙的木匠在收尾的时候活做的糙了没有对接仔细一般的不引人注意。
 
 799 温情脉脉
 
    但是十分了解自家师父的顾峥,却对这一现象上了心。
 
    就他师父,那能用铁锤子给夯出来一根绣花针的手艺,给自家能干出这么粗心的活?
 
    想来,真正留手的存放财富的地方,怕就是这里了。
 
    摸到这里的顾峥,面上不动,他将窗边挑插销的木条捞在手中,顺着床边就给伸到了铺盖底下,沿着这条人为制造的缝隙这么轻轻一挑,那缝隙的边儿就跟着这巧劲儿被打了开来。
 
    原来,这个位置的炕沿儿并不是实心的土坯制作而成,而是将一整块土砖从当中掏空了,上边附着上一层薄薄的木板的特殊构造。
 
    顾峥顺着这条缝,掀开了铺盖之后,就看到了那个位置只露出了一个将将能把两个手指给伸进去的一个小方格子。
 
    就着正午的阳光,朝里边瞧去,那是黄澄澄的一片,这体积不小的土坯底部,铺了一层的铜钱。
 
    依照它们露出来的厚度,顾峥粗略的估计了一下,最少也趁三五百个大钱。
 
    但是现在问题又来了。
 
    若是想要将这些钱儿给从床榻边上扣出来,着实是一个耗费功夫的活计。
 
    他瞅着自己粗大的双手,探过去两根手指就将那个取钱口给堵得严严实实的状态,这一次只能取出一个钱的效率,这些钱他要取到什么时候。
 
    正常的取钱渠道给堵死了,暴力的拆卸就更不可能。
 
    师父明日里下葬,今儿个你就把人家的屋子给拆了,是个明白人都清楚你是为了什么了。
 
    财不露白,尤其是对着刚刚被他说走了的何水墨,更是分毫的破绽也不能露。
 
    若是被他知道了师父还有这么一大笔的存款在这里放着,到时候别说这个铺子他保不住了,就是他刚就回来的陈三宝和他自己的小命,怕是也留不住了啊。
 
    想到这里的顾峥用小木棍这么一扒拉,又把那个木质的小机关盖子给扣了回去。
 
    不怕,知道钱在哪里放着,他这心就踏实下来了。
 
    放在那里它也不可能生脚跑了不是?
 
    咱们这里不还有何叔叔给的二十个大钱的救急钱吗?
 
    除去陈三宝瞧病的八个,再加上顾峥多年存下来的俩,这还剩十四个呢。
 
    大半个月的嚼咕都出来了,他顾峥不急。
 
    嘴角一跳的顾峥,转头就将被子给摸索平了,再给陈三宝的身上仔细的又搭了一件儿被皮儿了之后,将正屋的房门一掩,转头就去了屋边儿的灶台间了。
 
    这个时候正是朝食的饭点,家家户户都在忙碌着一家人最重要的饭食。
 
    这个不大的小院边上,传来一股子烟熏火燎的味道,片片的炊烟腾空而起,却无端的让此时的顾峥感到了几分的踏实。
 
    他对着天空渺渺烟雾咧了咧嘴,一头就扎进了同样干净整洁的灶台间内。
 
    如同现如今的普通人家一样,院子中的灶台所占的面积不大。
 
    在灶台的角落中堆着两个着实不小的麻袋,经常在这里就餐的顾峥知道,那里都是师父师娘给家中留着的储备粮。
 
    因为顾峥的饭量……要比一般的孩子大上许多。
 
    一个正常的成年人的饭量,在顾峥看来,他也只不过将将的能填个五分的半饱。
 
    见到这两个麻袋,顾峥的鼻尖儿就是一酸,这时候的顾峥就知道这是这个灵魂体残余在这具身体内的感情,到这一刻才真正的迸发了出来。
 
    哪家的铁匠埔会跟个粮铺一样还囤积粮食呢?
 
    这都是他师父和师娘特意为顾峥准备的。
 
    一家四口,其他三个人都是日日两餐,而这个被特殊对待的徒弟,却是能在腹中空空的时候,吃到他的第三餐。
 
    就算是对待亲生的孩子,怕也就是这样了吧。
 
    而顾峥只是一个被陈家人好心收养的小学徒啊。
 
    就冲着这两口袋粮食,他顾峥也要替九泉之下的师父,将他的小师弟给照顾好了。
 
    被感动的够呛的顾峥,那是说干就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